与京津核心区相比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02-18 11:41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京津两个特大城市拥有几千万常住人口,居民收入水平较高,消费能力强大。快节奏、高压力的都市生活使京津居民有忙里偷闲、娱乐放松的需求,而机动车的普及、同城交通设施的完善、带薪休假制度的逐步落实,使得这种需求能够在更远的距离实现。河北很多地区处于京津“一小时经济圈”范围,山川、海滨、草原、森林、湖泊湿地等自然风光独特多样,历史人文底蕴深厚,非物质文化遗产异彩纷呈。将这些潜在的资源优势激活为现实的产业优势,打造环京津生态旅游带、文化产业聚集区、休闲体育产业圈,将是河北服务业发展的一大方向。

首先,要坚决改变重生产轻物流的状况,通过专业的物流管理与优化,以电子商务为引擎,降低流通成本,保持钢铁业在全国的竞争优势。其次,将科技研发作为战略性新兴产业来培育。我省科技园区要加快推进与中关村合作,通过托管、代管等形式,共建一批科技创新园、科技成果中试基地和转化中心,积极引进京津的技术研发、技术交易、成果孵化、科技咨询、科技金融等服务机构聚集发展,形成一批科技服务业产业集群。再次,以德国鲁尔区为标杆,打造环保服务业高地,成为国内领先的环保服务产业聚集

会展是一个信息与资源的聚合平台,不但能够促进经贸合作,而且能够带动交通、旅游、酒店、印刷、广告等诸多上下游产业发展,被誉为城市经济发展的助推器。目前,北京会展业正向周边地区扩散,河北应借机与京津会展机构、展览馆和会展龙头企业对接,壮大一批有潜力的会展项目,联合打造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会展平台,形成品牌集聚效应。

在经济模式推陈出新、信息化浪潮席卷全球的今天,传统商贸流通业“市场租铺位、收租金”的模式越走越窄。如何创新流通模式,降低流通成本,是提升流通服务业发展水平的关键所在。

为进一步疏解外地进京患者带来的交通和就医压力,北京将严控大医院扩张,帮助保定、廊坊、张家口等周边地区提升医疗水平。我省应借此契机,加强京冀在医疗保健软硬件方面的深度合作,力争将康复保健等服务业提升到全国一流水平。

休闲服务业的发展,应坚持两个基本方向:一是文化引领。休闲需求是一种高层次的心理精神需求,它要求将文化创意元素注入旅游、体育、农业等产业之中,不断提升文化含量,实现多种业态融合发展。二是生态为先。休闲服务业的发展,与自然资源保护是相辅相成的。只有依托山清水秀的自然景观,才能吸引更多京津游客前来旅游体验,而生态服务的价值只有在市场中得到体现,才能实现生态保护与经济增长、居民脱贫之间的良性循环。

在寸土寸金的京津特大城市,中低端的商贸物流产业正失去比较优势。我省在承接商贸流通业梯度转移过程中,务必高起点谋划、大手笔建设,积极嫁接电子商务,切忌对原有业态进行简单复制。同时,应与就地加工制造业有机结合,以完善产业链,增强批发市场的竞争优势。

随着社会现代化进程加速,医疗、养老等公共服务逐步摆脱了由政府包办的单一模式,成为“朝阳产业”。京津地区居民日益多样化的社会服务需求,为该地区社会服务业的蓬勃发展提供了原动力。

京津冀作为世界级城市群,其内部经济关系属于典型的“核心-外围”模式,京津两大核心城市对腹地的需求,是推动整个区域发展的原动力。把京津的服务需求转变成自身的优势产业,是一条重要的发展思路。为此,省委书记周本顺明确提出,把京津的服务需求优势变成河北的服务产业优势。

目前,北京步入后工业化阶段,服务业占生产总值的比重已占到77.9%,天津也进入了工业化后期,“工业经济”向“服务业经济”转型的趋势明显。在这一历史阶段,京津对于经济腹地的需求呈现明显的服务化特征。河北应借此大力推进结构转型升级,大幅提升服务业比重,将现代服务业培育成支柱产业。按照联合国标准产业分类,服务业的四大部门是消费者服务业、生产性服务业、流通服务业、社会服务业。对河北来说,四大服务业宜齐头并进,协同发展。

当前,全民健身已上升为国家战略。应以京张联合申办冬季奥运会为契机,承办更多高规格的户外体育赛事,与旅游部门联合,集中宣传展示燕赵文化的魅力,打响“环京津休闲体育圈”品牌。

生产性服务业,如金融保险、现代物流、科技研发、设计咨询等,是制造业分工细化深化、服务功能外包的产物,它对于提高生产经营效率,实现敏捷制造乃至个性化定制具有重要的支撑作用。目前,京津冀生产性服务业发展基本上自成体系,产业分工与整合效应较弱,其症结在于,河北与京津生产性服务业水平存在巨大的梯度差甚至“断层”,制约着整个区域服务业辐射力的提高。比如,京津冀区域聚集了全国三分之一的钢铁产能,面对产能严重过剩的结构性危机,亟须与服务业融合,推进制造业的“软化”、信息化、高端化。

京津庞大的老年人口,衍生出巨大的养老需求。与京津核心区相比,环首都地区低廉的生活成本、相对平和的生活节奏,使其成为居家养老的理想区域。应开发建设一批宜居型养老社区和养老院,逐步培育老年健康管理服务、老年家政服务、老年文化教育等养老产业。